配音界的老炮追忆那些年风靡全国的好声音
2022年01月23日 配音资讯 浏览:94次

配音界的老炮追忆那些年风靡全国的好声音

对于经历过80年代的人来说,上海电影译制厂保有了太多的“天籁之声”。昨天,童自荣、丁建华、刘广宁、乔杉等著名的配音演员在上海文艺会堂齐齐露脸,为上海电影译制厂的一甲子庆生。这两个“翻译群英”的重逢,也把我们拉回了翻译的黄金年代,那是一整年的回响记忆。

配音成为一种艺术形式

上海电影译制厂成立于1957年4月1日,是国内仅有的专业译制厂,前身是上海电影制片厂,1950年6月迁至万航渡路618号。一个十五六平方米的老式汽车棚子被用作放映室,大楼的楼顶用麻布包稻草做隔音墙,改装成一个录音室,开出了一条通往创业之路。

在《小英雄》之后,上译者们创作出了一部部经典的译本:《钢铁是怎样炼成的》《列宁在1918》《伟大的公民》,一批配音艺术家的名字也深深地印在了观众心中。

在永嘉路383号,一幢小的红顶白墙建筑。一九七六年,上海电影翻译厂搬到这里,缔造了80年代翻译电影的辉煌。一大批被译成经典的《佐罗》《追捕》《虎口脱险》在这里诞生,让我国观众领悟到斑驳的国际与文明。

90年代初,我国决定引进美国本土大片,这给翻译行业带来了新的机遇,如《亡命天涯》《真实的谎言》《哈利·波特系列》等大片随同着上译厂的译制,在电影市场掀起一股热潮。

二○○四年完成并转企改制。到目前为止,上译厂已经翻译了40多个国家的1500多部故事片,为国际电影艺术的引进做出了重要贡献。二十八部影视作品获华表奖、金鸡奖、飞天奖等30个电影奖项,并使译制片的配音成为一种艺术风格,为我们的电影历史留下了绚烂的华章。

译本加载于原文

配音员苏秀曾编撰过一本名为《峰华毕叙——上译厂的4个老头子》的书,“毕”是毕克,“叙”是陈叙一,“华”是一部作品,“峰华毕叙”是一部上译作品,是一部翻译作品。

这几位优秀的配音员有不少“怪人”。如果尚华不在家练十遍台词,是绝对不会去配音室的;苏秀也有一种独特的习惯:“我不能给别人配戏,尽管上面还有我的台词。我只会拿到给我的那一份,别人拿到手稿,就不结实,配不上好。”

也许最奇怪的可能是童自荣。给《佐罗》配音的时候,不同的声音出现在佐罗和侠客佐罗身上。他穿着不同的鞋子,解决了这一问题。“在配侠客佐罗的时候,我会穿上一双沉重的劳作鞋,因为劳作鞋有重量,符合侠客行侠仗义的感觉;而配贵族时,我会换上拖鞋,这是一种轻盈的感觉。

这类作品更像是一种“更真实”而非“怪异”。因为是真实的,很多翻译作品都是比原作更加“加分”的。据说,当“茜茜公主”德国创作小组来到我国时,听了上译厂的配音版,惊叹不已,比原作还要超卓。《简·爱》中邱岳峰的罗切斯特一直都被誉为配音经典。丁建华说:“他的音色完全不同于罗切斯特的原声,可他是以他这一音色来创造人物,我们先看完他的电影,后来才看到原版,觉得邱岳峰的声响更贴这个人物。”

寻求声音的新任务

随着原片的介绍不断增多,荧幕背后的“声响”似乎不再是当年的惊喜。过去我们国家的人只能通过有限的翻译制片来了解国际,而现在的年轻人并不满足于看配音,所以译制片很难再次成为大众追捧的热门。这一时期的译片真的“失声”了吗?实际上很多商场都在等待着开发。

2015年,上海电影译制厂开辟了外译业务,将优秀的华语片译成外文向全球观众展示。在第18、19届上海国际电影节期间,上译厂举办了“中外影视合作译制合作研修班”。在全球译制界这一盛事上,专家们共同分享了影视制作、翻译、配音的经验。散播声音文明,宏扬民族精神,通过影视作品让国际观众更直观的了解我国,是今世影视译制工作者的时代责任。



声明:酷音网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,如若内容有误或侵权请通过反馈通道提交信息,我们将按照规定及时处理。【反馈】